MAGAZINE
刊物內容

回列表

三女神

摘要"

在神話中提到女神,常常以三為群組。例如希臘神話的《命運三女神》。北歐也有命運三女神。莎士比亞在其名劇《Macbeth》(馬克白) 提及,命運三女神(The Weird Sisters)在「可怕的石南叢上」。莎士比亞的命運女神源自於北歐神話中的諾恩三女神(Nornir),傳說是時間巨人諾爾維(Norvi)的女兒,因此這三位女神掌管的工作和時間有關。大女兒烏爾德(Urr;Wyrd)司掌「過去」,二女兒薇兒丹蒂(Verandi 或Verdandi)司掌「現在」,小女兒斯庫爾德(Skuld)司掌「未來」。換言之,這三姊妹是「支配命運的姊妹」(Weird Sisters),掌握了人類以及諸神的命運,主要任務是織造命運之網。Weird是日耳曼語中「命運(Wyrd)」的字源。而Nornir則是Norn的複數,由Twine這個字演化而來。Twine是麻線,用來織造命運之網。諾恩三女神的出現,代表諸神的好日子過完了,必須臣服在女神們的命運之網,不再能隨心所欲。

關鍵詞:命運三女神、莎士比亞、狄更斯、赫塞、流浪者之歌、希臘、特洛伊戰爭、金蘋果

圖1   (a)薇兒丹蒂(Verandi 或Verdandi);(b)薇兒丹蒂畫像裱掛在交通大學 通識委員會主委辦公室

 

圖2   (a)烏爾德(Urr;Wyrd);(b)斯庫爾德(Skuld)

 

古冰島神話《Snorri's Edda》(新埃達)稱烏爾德為「高貴之人」,薇兒丹蒂被稱作「同樣高貴的人」,斯庫爾德則被稱為「第三高貴的人」。烏爾德是短髮、薇兒丹蒂是長髮、斯庫爾德則綁著髮辮。在古老的圖畫中,手持天秤的諾恩三女神,是公平與正義的化身。不同於希臘靠近地中海的的歡樂,北歐是冰天雪地之處,傾向描述世界的悲觀面。因此北歐神話中的人物都相當刻苦,其神祇會老會死,並不完美。於是乎傳統繪畫中的諾恩三女神皆是一副苦瓜臉,而且衣服顯得破舊,形象陰沉。
我嘗試以另一手法呈現諾恩三女神。我先畫了長髮的薇兒丹蒂,如圖1(a)所示。薇兒丹蒂可以掌握現在,因此面帶笑容,不斷的編織麻線,很活潑的將麻線纏在身上,進行正在發生的「歷史」。2013年我擔任交通大學通識委員會主委,將薇兒丹蒂畫像裱掛在主委辦公室(圖1(b)),希望交大的通識課程能引領學生掌握現在。
圖2(a)是短髮的烏爾德(Urr;Wyrd),地上一堆麻線,到處糾結,剪不斷理還亂,代表無法改變的過去,令她張口無奈。圖2(b)是斯庫爾德。在這張畫,我只為她留下一束髮辮,將其他的髮辮解開,散在胸前,以免裸露上半身。她靜坐沉思,考慮如何創造未來。
狄更斯 (Charles John Huffam Dickens ;1812-1870)受到命運三女神的啟發,在《小氣財神》(A Christmas Carol) 這本小說塑造出過去、現在,以及未來三精靈。赫塞(Hermann Hesse;1877-1962;圖3(a))則在他1922年出版的小說《流浪者之歌》(Siddhartha)否定了過去、現在,以及未來的時間觀念。書中的男主角悉達多(Siddhartha;亦即釋迦牟尼;圖3(b))領悟,時間之河,沒有過去,沒有未來,一切皆真,只有現在。小說寫道:
They have heard its voice and listened to it, and the river has become holy to them, as it has to me. "Have you also learned that secret from the river;that there is no such thing as time?" That the river is everywhere at the same time, at the source and at the mouth, at the waterfall, at the ferry, at the current, in the ocean and in the mountains, everywhere and that the present only exists for it, not the shadow of the past nor the shadow of the future."

 

圖3   (a)赫塞(Hermann Hesse;1877-1962);(b)悉達多悟道剃髮像 (拍攝於佛光山佛陀紀念館)

 


我們再回到希臘神話。希臘神話中除了命運女神外,還有不少以三為群組的女神,如復仇女神。這些女神面目猙獰,一點都不可愛,因此我不想在此敘述。比較讓人感覺歡愉的是惠美三女神或卡里忒斯(The Graces/Kharites)。這三位女神是光輝女神(阿格萊雅;Aglaia)、歡樂女神(歐佛洛緒涅;Euphrosyne),以及激勵女神 (塔利亞;Thalia)。她們最初的形象與其他希臘女神一樣,著白色長裙,但在後世的藝術作品中,她們皆以裸體示人。例如拉斐爾(Raffaello Sanzio da Urbino or Raphael;1483-1520)的作品《Drei Grazien》、魯本斯 (Peter Paul Rubens) 的《The Three Graces》、阿善 (Hans von Aachen) 的《The Three Gracesr》,以及勒尼奧(Jean-Baptiste Regnault)的《Les Trois Grâces》,他們畫中的三女神都是裸體。在波提且利 (Sandro Botticelli) 的作品《Frühling》,畫中的三女神身披透明薄紗,裸體清晰可見。他畫的女性十分優雅,但身材的比例卻失真。而魯本斯作品,畫中女神的贅肉則似乎不少。...更多內容,請見《機械新刊》雜誌

 

READ MORE BACK TO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