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AZINE
刊物內容

回列表

約克軍曹(Sergeant York)

摘要"

I was sharpshooting. I don't think I missed a shot. It was no time to miss.
約克(Alvin Cullum York)

有一部電影《約克軍曹》(Sergeant York)敘述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真實故事,令我印象深刻。約克(Alvin Cullum York;1887-1964;圖1)出生於美國田納西州(Tennessee)貧窮的農莊,年少時人高馬大,好勇鬥狠,酗酒打架,他的母親苦口婆心規勸,終於引導他成為虔誠的基督徒,不再喝酒鬧事。1917年,約克被軍隊徵召入伍,參加第一次世界大戰。他以宗教信仰為由申請免役,但是當局不准。入伍後,他還一直以《聖經》反戰的立場和長官爭論,由連長一直辯論到營長。長官好言相勸:「孩子,戰爭中殺戮難免,但是情有可原;我們從事神聖的戰爭,目的是要將歐洲的人民從邪惡的德意志帝國中解放出來。」

 

圖1   約克(Alvin Cullum York;1887-1964)

 


1918年10月約克所屬328軍團在歐洲作戰,奉命去掃蕩德高維鐵路(DecauvilleRail Road)。德軍早有準備,將328團堵死在軌道上,機關槍由高地俯瞰,朝著美軍掃射,美國大兵如除草機前的長草一樣倒下。約克這一班傷亡慘重,包括班長在內陣亡9人,只剩8人存活,約克擔當起指揮的重責大任。他叫倖存的弟兄找好掩護,自己則單槍匹馬和德軍對壘。德軍的機關槍朝著約克身旁的樹叢射擊,約克則準確還擊,消滅不少機槍手。德軍一直在尋找約克的位置。每當德國兵的頭伸出來探望,他就射殺。當德軍縮頭時,約克就趕緊換位置。德軍的機槍始終掃射不到約克,德國軍官只能大呼小叫,急得亂下命令。約克回憶說:「這輩子從未聽到如此吵鬧的聲音(You never heard such a racket in all of your life)。」戰鬥時有一位德國軍官帶五位兄弟,上了刺刀,雖然很機靈的移動,約克卻反應更敏捷,在距離25碼時,掏出手槍將他們擊斃。他先射殺第六位(最後面的)敵人,再射擊第五位。如此由遠而近,依序開槍。約克自豪地說,這是打火雞的經驗。如果你挑最前面的開槍,後面的會警覺,就通通散開,無法掌握。
約克接下來拿起步槍,一邊開槍,一邊心戰喊話,要德軍快點投降,免得他多開殺戒。約克殺死20多名德軍後,德國指揮官看到部下一個一個被撂倒,慌了手腳,認為對方是打不倒的勇者(Mr. Invictus),於是帶著一百多名部下投降。德國指揮官舉雙手站起來,問:「講英語(English)?」約克以為對方在問他是不是英國人,回答:「不,不是英國人(No, not English)。」德國軍官聽成對方「不講英語」,傻眼了,疑惑地說:「啥(What)?」於是約克說:「我是美國人啦(American)。」德國軍官說:「你們若停止開槍,我們就投降。」德國兵果然一一出列棄械。當中一位假投降,趁機丟出手榴彈,在約克上方爆炸,約克立即將他射殺。其餘的德軍嚇到了,只好乖乖地投降,不再反抗。
這麼多人投降,令約克傷透腦筋,尤其他已深入敵後,俘虜的是德軍第二線部隊。如何穿過敵軍前線,回到自己的陣地是一大難題。約克叫喚自己弟兄,將這些投降者帶回去。16個美軍弟兄目瞪口呆地望著數倍於自己的投降者,說:「不可能啦。」此時德國軍官也起疑,問約克有多少美軍。約克以手槍指著德國軍官的腦勺,說:「我們有一大群人。」約克要求德國俘虜背負受傷的美軍,憨厚的德國人照做了。約克很大膽的將德軍排成兩行,直接穿過德軍前線。一路上有其他德軍對他們射擊,約克要求德國軍官吹哨子,沿路招降德軍。穿過德軍陣線後,約克還得煩惱如何穿過美軍前線而不被自己人誤殺。無論如何,他終於很神奇地穿過兩軍前線,回到自己的陣地。
約克回到自己部隊後,向指揮官林德希(Lindsey)將軍報告。林德希將軍笑著說:「約克,聽說你俘虜了所有的德軍(Well, York, I hear you have captured the whole— German army)。」約克老實的回答:「只有132人(only had 132)。」事後美軍回到約克的戰鬥現場清理,發現28具德國兵的屍體,正好是約克發射的子彈數目,可見他每次射擊都是一彈斃命。而約克躲藏過的樹木全都被機關槍掃射斷裂。約克認為他能毫髮無傷,歸功於上帝。他說:「一股比人還要崇高的力量指引我、看顧我,並且教我怎麼做。」...更多內容,請見《機械新刊》雜誌

 

READ MORE BACK TO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