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AZINE
刊物內容

回列表

木瓜傳情

摘要"

台灣結婚率越來越低,根據調查,女性確實想結婚,但卻沒有適合結婚的男性出現,因此有好的對象,要好好把握。《詩經•國風•衛風》:「投我以木瓜,報之以瓊琚。匪報也,永以為好也。」古時未婚的女子,可以向男子投擲瓜果以引起他的注意;而被投瓜果的男子,如果也有意,便解下腰間的佩玉來回贈定情。我大學時代追女朋友(就是現在的林太太),為了傳情,使出渾身解數,甚至用木瓜來傳情,只可惜,對方好像不懂暗示。1995年由美國回到台灣,住在新竹鄉下,住家前後院的土壤肥沃。

我家小孩吃木瓜,隨手將木瓜籽丟在後院,竟然冒出好幾株木瓜樹,而且長出一大串木瓜,速度驚人(圖1) 。望著枝葉茂密的木瓜,讓我想到追老婆時的「木瓜傳情」。人類異於其他生物之處是能以語言表達複雜的想法。然而牽涉到兒女私情,羞人答答,往往說不出口,因此有《詩經》中「木瓜傳情」的說法,敘述情人含蓄地互相贈送禮物以表達愛意。
中國有詩情畫意的「木瓜傳情」,而加勒比海人卻流傳著「木瓜斷情」的典故。加勒比海島上謠傳,絕對不要在住家附近栽植木瓜樹(加勒比海稱之為papaya或papaw plant) ,否則男人會失去「雄風」。並言之鑿鑿舉證說,當一隻發情的公牛到處亂闖時,只要將之綁在木瓜樹下,牠就會乖乖的冷靜下來。如果加勒比海傳說屬實,那麼我住家後院種一堆木瓜樹,豈不慘哉。
中國上古時代,在「木瓜傳情」之前,男女配對,還是得靠男方主動,以武力搶親,比較有效。抓到了老婆,耳朵穿上銅環,繫繩牽之。直到唐朝,耳環變成佩飾,乃女人引誘臭男人之利器,稱之為「步搖」,如戴叔倫(732-789)《白苧詞》:「玉佩珠纓金步搖」,或白居易(772-846)《長恨歌》:「雲鬢花冠金步搖」。《長恨歌》在講楊玉環的故事,因此金步搖也常成為楊玉環的代名詞。
「搶親時代」過後,較有人性,熱情洋溢的女子可以主動以木瓜傳情。不幸,後來女子又受到禮教束縛,傳情之事,又只能靠男方主動。古代女方不可主動找老公。但也有變通之法,可以採用拋繡球招親。不過此法後遺症甚多,找到的對象良莠不齊,不見得理想。我小時候聽歌仔戲,有一齣《七世夫妻》,由西元前3世紀的孟姜女起,前六世夫妻的下場都甚悲慘,一直到17世紀,明末清初的第七世,男女主角李逵元和劉瑞蓮,拋繡球結親,方得美滿婚姻。不過由繡球拋出一對郎才女貌的機率大概比中樂透還低。
今日社會已趨開放,容許女方主動,腐女(宅女)不再「木瓜傳情」,打電話找男伴大概不難。宅男要找到一位心儀的女孩來電話聊天,反而是難如登天。所謂「女想男,隔張紙; 男想女,隔座山」,往往會發生郎有情,妹無意的狀況,雖說「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當面碰了女孩的釘子,該「君子」豈不無趣。
不過有一類的女孩子不會拒絕宅男的電話。她就是電話公司的女接線生。因為職務的關係,她非跟您談不可。美國小說家摩利 (Christopher Morley; 1890-1957)的詩《To a Telephone Operator Who Has a Bad Cold》敘述電話用戶藉機和女接線生蘑菇,想入非非,將其心態描寫得淋漓盡致。電話公司招募女接線生的必要條件是聲音甜美,宅男只要在電話的另一端將甜美聲音加以想像引申,一位活跳跳的美女就浮現在眼前(圖2)。而電影又往往誇大其辭的將女接線生美化,推波助瀾。例如《廣告狂人》(Mad Men)這部當紅美劇中的女接線生Lois Sadler由弗拉納根(Crista Flanagan;b. 1976) 扮演,她可是2010年8月份《花花公子》雜誌的封面女郎耶(圖3) 。諸位讀者,您說在現實生活中有多少女接線生的長相真的能登上《花花公子》雜誌的封面?而電影將接線生塑造成美麗多情的形象,也難怪宅男對女接線生有無限遐想。...更多內容,請見《機械新刊》雜誌

 

READ MORE BACK TO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