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AZINE
刊物內容

回列表

資通訊創意

摘要"

創意到處可發揮,即使是手機振鈴這個簡單的應用也可以有想像不到的創意展現。舉例言之,很多中小學規定,上課時學生必須關掉手機。而如何在不被老師發現的情況下持續收發簡訊,便成為師生之間的大鬥法。英國一家保全公司Compound Security開發的高音頻技術被用來產生手機鈴聲,成年人多半聽不到這種特殊頻率的鈴聲,只有年輕的小朋友們才聽得到。這項技術的原理是,多數成年人會隨著年齡增長,逐漸喪失對高音頻聲音的聽覺。聽力專家將此生理現象稱為「老年性失聰」(Presbyacusis),一旦年紀超過四十或五十歲,大多數成年人都會出現這類症狀。這家公司的專利命名為「蚊子」,其機制可發出頻率高達17KHz(千赫)的聲音。

大多數人溝通對話的頻率介於200Hz到8KHz之間,而一般人耳可接受的頻率則高達17 KHz。邁入中年後,聽力就會開始退化。我只能聽到11 KHz以下的聲音,耳朵的年紀超過50歲。您若只能聽到12 KHz以下的聲音,則表示耳朵的年紀超過40歲。如此類推:14 KHz (30歲),16 KHz (20歲),17 KHz (10歲),頻率再高上去,就是貓狗的天下,人類就聽不見了。
如前述說明,手機振鈴的應用雖是小道,亦有可觀者焉;致遠不泥,君子可為也。例如主呼端(撥電話的人)的振鈴(Ringback Tone)和被呼端(接電話的人)的振鈴(Ringing Tone)的音樂設計大不相同。被呼端振鈴以簡單的音樂為主,目的是在提醒被呼端有來電。尤其是振鈴時要考慮不要影響到旁人,因此有上述「蚊子」振鈴的創意產生。而今日習以為常的「震動式」振鈴在當年也是頗具創意的設計呢。不幸的是,很優美的旋律被變成簡陋的被呼端振鈴音樂,顯得焚琴煮鶴。早期的被呼端振鈴音樂只是單純的電子合成音樂,因此讓人有俗不可耐的感覺。其實電子合成音樂是很有創意的發明。實用的電子合成器創始人是穆格(Robert Arthur "Bob" Moog;1934-2005;圖1)。他利用當年剛發明的電晶體,開發出數位處理的小型合成器,正式將音樂合成器商業化。穆格合成器(Moog synthesizer)更由於一張音樂專輯《Switched-on Bach》的推廣,聲名大噪,使合成器在70年代成為廣告配樂、音樂專輯製作中不可或缺的樂器。當年我也曾迷上電子琴的合成音樂。早期購買的山葉家用電子琴相當簡陋,必須很認真地調音(圖2)。我年輕時花很大的功夫研究電子琴的調音,因此每次聽到簡陋的電子合成振鈴音樂,就感到難以忍受。
主呼端的Ringback Tone又稱為「來電答鈴」,它的創意遠比被呼端振鈴要花巧多端,原因是被呼者尚未接電話前,主呼者必須乖乖等候,而等待的時間得好好打發,免得無聊。我一位朋友告訴我,曾被她兒子的來電答鈴創意整得哭笑不得。原來這位孝順的兒子幫媽媽的手機錄了一段來電答鈴,是一本正經的答話:「您撥的電話忙線中,請稍後再撥。」於是乎任何人打電話給她都會聽到上述錄音答話,直覺反應,馬上掛斷電話。她心中狐疑,為何老是接不到電話,後來才知道被寶貝兒子擺了一道。

 

圖1   穆格(Robert Arthur "Bob" Moog;1934-2005)        圖2    我大學時代的電子琴             圖3   德利伯(Clément PhilibertLéo Delibes;1836-1891)

                     

 

選擇來電答鈴的音樂,除了可展現創意,有時更深入心理層面。我有一次怒氣沖沖的打電話要和人理論,卻聽到《花之二重唱》來電答鈴,心情趨於平靜,氣消了,終能和對方好好討論。《花之二重唱》(Sous le dômeépais)是法國舞劇音樂之父德利伯(Clément PhilibertLéo Delibes;1836-1891;圖3) 的歌劇《拉克美》第一幕的女聲二重唱(有女高音及次女高音),被譽為歌劇史上最美的詠嘆調,既熱情又優雅。德利伯在音樂史有重要地位,影響到柴可夫斯基(PyotrIlyich Tchaikovsky;1840-1893)三大芭蕾舞曲的構思與作曲手法。柴可夫斯基的作品也常被用於來電答鈴,最熱門的是《天鵝湖》(Swan Lake),其次是《胡桃鉗》(Nut Cracker) ,讓聽者感到愉悅。我常想,是否能設計一款手機,能自動偵測主的人的心情,反應於來電答鈴?...更多內容,請見《機械新刊》雜誌

 

 

READ MORE BACK TO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