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AZINE
刊物內容

回列表

文字的力量

摘要"

身為計算機科學家,電腦語言是我的基本學識,有一陣子想到創造中文電腦語言的可能性,因此也稍微研究了中國文字的結構。中國文字隱含很多有趣的事實,例如動物名稱。大凡甲骨文(象形)有字的都是中華土產,像「虎」字就是描繪出老虎的型態。而駱駝和獅子這些外來種就沒有象形的字,他們的概念都是在漢朝時傳入中國。例如獅子的概念是由印度佛經而來。中國人依音尋字,先找到「師」字,再將之改裝,加個邊,就成了「獅」。讀者諸君看楊柳青的年畫或大宅門前的銅雕,獅子都長得像有獠牙的哈巴狗,因為大夥都沒見過獅子,就自由心證的想像成這副模樣。漢字是一幅幅圖畫,隱藏了豐富人文意象,引起人們的無限聯想。每一字之源流,觀其形即知之,而其隱喻演進之軌跡,雖隔數千載,猶顯而易見。

文字的眼盡顯示文化演進的軌跡。四大文明古國一般指古埃及、古巴比倫、古印度及中國這四個人類文明最早誕生的地區。梁啟超的《二十世紀太平洋歌》認為「地球上古文明國家有四:中國、印度、埃及、小亞細亞」。西方歷史學家有時把文明古國的範圍限定在古希臘、古羅馬、古埃及,和古凱爾特(拉丁文稱凱爾特人為Celtae或Galli,希臘文為Keltoi)。無論是梁啟超或西方提到的這些文明古國,其文字已不復通用,只有考古學家能理解。而將方塊文字流傳自今日的,僅有中文。
對中國文字改革有重大貢獻的人物是秦始皇贏政,是很有遠見,值得佩服的人物,因此尊稱他為「大帝」。他所建立的許多制度,直到清朝的皇帝仍然依循。由此可見,贏政大帝的創意遠遠超越後代皇帝。他啟動的文字簡化工程,由大篆、小篆、隸書,再到楷書,有許多有趣的演進故事。例如和「虎」相關的字,在篆書時代約有一百多字,而到楷書時代,只剩下20餘字。究其原因,和多年來山林開發成農地,使得老虎變少有關。不過在小篆時代多出了「唬」字,該字在甲骨文或大篆時代並不存在。有人開玩笑的推測,李斯作小篆時創此字,係因秦始皇善於唬人,連齊國都被他唬亡了。儒家將「焚書坑儒」的罪名安在秦始皇頭上並不公平。真正將書燒光的人是項羽,而非贏政。或許是當年秦始皇坑了幾個「胡言亂語」的儒生,讓儒家的徒子徒孫恨之入骨,到處宣傳他的壞話。我於2005年訪問西安,參觀秦始皇的兵馬俑,對於其壯麗,嘆為觀止(圖1) 。

 

圖1   秦始皇的兵馬俑


中國文字凝聚力的奇蹟,可由歷史驗證。例如五胡亂華造成中國在第五世紀的大分裂,卻能夠在下一世紀的589年由楊堅的隋朝再度統一。在大分裂時代,匈奴、鮮卑、羯、氐、羌創立的國家,無不希望能擁有自己的文字,卻皆未真正成功。金庸小說《天龍八部》中的慕容復以身為鮮卑人為傲,不願學漢文。但北魏時代的孝文帝實行漢化,廢止鮮卑文,之後鮮卑文字完全被消滅。慕容復只好靠他的表妹王語嫣幫他讀漢字武功祕笈。沒有主流文字是「五胡」最大的致命傷。漢字的「非拼音特性」成為文化融爐中的熊熊烈火,將中國境內各民族和漢人結合為一。
西方歷史在第四世紀時,也和中國一樣遭遇到分裂,但並不比五胡亂華嚴重。「上帝之鞭」匈奴人掠奪西羅馬帝國,再由汪達爾人 (Vandals)攻陷羅馬城,最後西羅馬帝國在西元476年滅亡。之後的東羅馬帝國也想再度統一歐洲,不過歐洲各地的行政體系互異,且各自採用拼音字母創造自己獨有的文字,差異日增。而在查士丁尼大帝 (Petrus Sabbatius Justinianus; 483-565)逝世後,東羅馬帝國無力再劃一歐洲的行政體系,文字紛亂,歐洲也就無法再統一成為一個國家。
中國也曾經數度由外族統治。這些外族有自己的文字,但因文化水準不如漢民族,最後都放棄了自己文字。例如契丹文字源於西元920年,由遼太祖耶律阿保機下令大臣,參照漢字創製,約有三千餘字。但是漢文化遠高於契丹,以政治力量強迫推動全新的文字,失敗可期。契丹文頒布以後,立刻在遼國境內使用。結果契丹境內的漢族仍然使用漢文,契丹文只通行於契丹人。即使是契丹上層統治者,也大都通曉漢文,並以漢文為尊,契丹文使用範圍有限。遼史記載,在介紹官員的專長時,有時要加上一筆:「通契丹文字」,可見懂契丹文的人還真的是鳳毛麟角。契丹人做了不聰明的事,嚴格限制契丹文化的傳佈,不准踏出國門,以致於到了元朝,就幾乎沒有人認識契丹文,今日殘留的契丹文獻主要是石刻
碑銘。
另一個例子是西夏,屬漢藏語系的羌語支,文字大概創於1036年。沈括在《夢溪筆談》寫著:「元昊果叛,其徒遇乞先創造番書,獨局一樓上,累年方成,至是獻之。」所謂「番書」,就是西夏文字,由大夏國主李元昊的大臣費時三年創製而成,今日能辨識的約六千餘字。李元昊在推廣文字上,比耶律阿保機有頭腦,印行了字典,方便普羅大眾學習西夏文,且無論佛經、詔令、民間書信,均要求以西夏文書寫。直到明朝中葉,還有人以西夏文刻於經幢,當時距創造文字之時已歷經約五百多年。以當年西夏的格局,實在沒有資格成為王朝,卻又偏偏扼守了中原通往西方之路,鄰近強國(如大遼)應該很有動機將之滅掉。但西夏竟然仍能屹立不搖近三百年,我猜測,主要是因其用心耕耘西夏文字,團結人民。西夏最後一任皇帝李睍在被蒙古人屠殺前,仍然拼命保存西夏文物(我記得曾讀過李睍保存文物的記載,但現已找不到參考資料),是很有遠見的人。不過以我淺見,西夏文字的設計是相當差勁的。...更多內容,請見《機械新刊》雜誌

READ MORE BACK TO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