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AZINE
刊物內容

回列表

耶路撒冷老城之旅:基督區與猶太區(上)

摘要"

Play in Tel Aviv, Pray in Jerusalem(在特拉維夫玩耍,在耶路撒冷祈禱)

我因公務來以色列,由駐以色列代表季韻聲大使陪同拜會其科技部和經濟部。季大使介紹此行我們即將訪問的兩大城市耶路撒冷(Jerusalem)以及特拉維夫(Tel Aviv)。季大使說:「在特拉維夫玩耍,在耶路撒冷祈禱」。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第一大城,也是猶太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三大「天啟宗教」的聖地。昔日聖殿的遺蹟西牆,是猶太教第一聖地。耶路撒冷同時也是伊斯蘭教的第三聖地,僅次於麥加與麥地那。為了保護該市獨特的宗教聖地,耶路撒冷不准許發展重工業。特拉維夫是以色列第二大城市,是「矽溪」(Silicon Wadi)地區的心臟,也是以色列最國際化的經濟中心以及文化之都。我們由平坦的特拉維夫向東行,逐漸爬坡至山城耶路撒冷。耶路撒冷老城面積只有1平方公里,卻是不同宗教的聖地,包括猶太教的西牆和聖殿山、穆斯林的圓頂清真寺和阿克薩清真寺,以及基督徒的聖墓教堂和苦路。這個地方到處是岩石,因此建築就地取材,幾乎都是石造。經由雅法門(Jaffa Gate)進入老城,右邊是大衛塔博物館(Tower of David Museum;圖1)。大衛塔靠近雅法門,建造於西元前2世紀以補強老城的戰略薄弱點,多次被毀和重建。名為「大衛塔」,因為拜占庭基督徒認為該地點曾是大衛的宮殿。今日只剩部分重整的廢墟,令人有「將軍戰馬今何在?野草閑花滿地愁」的感慨。

 

 

圖1   大衛塔博物館(Tower of David Museum) 


老城劃分為四個區,包括基督區、猶太區、伊斯蘭區,以及亞美尼亞區。進入基督區時通過一個拱門,上面有普魯士國徽(圖2(a))。1517年到20世紀初,鄂圖曼土耳其帝國佔領耶路撒冷。1869年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將基督區的一塊土地贈給普魯士國王威廉一世(Wilhelm I;1797-1888;圖2(b))。1893至1898年間此處建築了路德會救贖主堂(Lutheran Church of the Redeemer;圖3),是耶路撒冷第二座新教徒教堂(Protestant Church)。1898年新教堂落成,威廉二世前往耶路撒冷,參加教堂的獻堂典禮。10月29日下午3時,皇帝騎白馬進城,通過了圖2(a)的拱門,上頭雕刻了普魯士國徽,以宣示主權。威廉二世排場甚大,帶官方照相師來拍攝歷史鏡頭,是全世界第一次在國是訪問時進行官方攝影。
威廉二世在獻堂典禮說:「耶路撒冷的光輝使德意志成為偉大的民族;日耳曼人民在十字架的旗幟下,成為自我犧牲的慈善象徵 (From Jerusalem came the light in splendor from which the German nation became great and glorious; and what the Germanic peoples have become, they became under the banner of the cross, the emblem of self-sacrificing charity)。」這句話說得冠冕堂皇,然而威廉二世的格局卻不如他的祖父威廉一世。他無法任用鐵血宰相俾斯麥(Otto Eduard Leopold von Bismarck;1815-1898;圖4(a)),將之辭退。有個政治詞彙「Dropping the Pilot」,意指「摒棄有價值的領導者」,典故來自於一張漫畫(圖4(b)),在俾斯麥辭職的前一天發表於《Punch》雜誌。在這張漫畫,威廉二世站在輪船甲板上,望著舵手(Pilot)俾斯麥走下船。威廉二世一意孤行,最後被逼退位。多年後他竟然還期待希特勒幫他復辟王朝,終究無法如願以償。據說他在路德會救贖主堂的獻堂典禮帶酒來宴請賓客。鄂圖曼土耳其帝國賓客是伊斯蘭教徒,公開豈能飲酒,場面頗為尷尬。
...更多內容,請見《機械新刊》雜誌

READ MORE BACK TO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