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AZINE
刊物內容

回列表

日俄戰爭

摘要"

我小時候聽一首日本歌《防人詩》,不懂日文歌詞,感覺歌曲相當傷感。父親說,這是關於日俄戰爭的一首歌。日俄戰爭日文稱為「日露戰爭」,是20世紀初國際關係變化的重要關鍵。這場戰爭以海戰開始,也以海戰結束。1895年甲午戰爭後日本大幅擴張軍備,而俄國則一直阻擋日本的勢力擴大。日本希望以承認俄國在滿州的勢力來換取俄國支持日本控制朝鮮。然而俄國不同意。1904年2月,日本和俄國談判破裂。2月8日,日本宣布和俄國斷交。在斷交前 3小時,亦即2月8日下午,日軍就先動手,在朝鮮仁川外海襲擊兩艘俄艦(這兩艘搞不清楚狀況的俄艦,挨轟一天後沉船)。4萬名日軍登陸仁川,進軍漢城。接下來黑木為楨(1844-1923;圖1)率領陸軍第一軍,千里長驅,在鴨綠江邊遭遇2萬俄軍,一戰而勝。渡過鴨綠江後,進行一系列以小搏大的快速突擊,威脅俄軍在遼陽的後路,導致俄軍士氣低落,不戰而棄遼陽。

圖1   黑木為楨(Tamemoto Kuroki;1844-1923)

 

 

1904年5月5日至13日,日本陸軍第二軍切斷了旅順和遼陽之間俄軍的陸上通訊聯繫,攻下了通往旅順的道路,得以孤立旅順要塞的俄軍。日本海軍則在遠東給予俄國太平洋艦隊一系列沉重的打擊,將俄國艦隊封鎖在旅順港口內。沙皇政府震驚,趕緊於1904年 9月26日組建第二太平洋艦隊,由波羅的海(Baltic Sea)趕赴亞洲解救被困在旅順港口的太平洋艦隊。波羅的海艦隊(Baltic Fleet)由性格孤僻、固執但頗講效率的海軍參謀長羅日杰斯特文斯基(ZinovyRozhestvensky;1848-1909;圖2)擔任艦隊司令官,艦隊還包括一艘由貴族婦女自願組成的醫院船。波羅的海艦隊離開芬蘭灣,駛向遙遠的亞洲水域。這支艦隊起航後,日本一直密切監視其動向,頻繁的以無線電回報海軍軍令部情報局。當時被日本殖民的台灣,也納入警戒,日本人命令辜顯榮安排偵察俄艦的行動。辜顯榮以報效日本人為己任,極力巴結,率領戎克船(Junk;中式船艦),參加鵝鑾鼻和菲律賓間、台灣和福建之間海峽偵察隊的活動,所以戰後敘功為勳五等爵位,辜家地位更是扶搖直上,兩袖金風,不在話下。日本海軍依據情報,悄悄制定完整的殲敵作戰計畫。根據專家事後的分析,日本能以無線通訊慎密且迅速的掌握俄國波羅的海艦隊的組成及動向,是後來海戰成功的關鍵。
當波羅的海艦隊到達馬達加斯加島以北的諾西貝時,極為震驚的接到了旅順203高地失守的消息。旅順防禦戰的成敗是整個日俄戰爭的關鍵,而203 高地的存亡又是整個旅順的命脈。自1904年5月26日至1905年1月2日,日本陸軍第三軍司令乃木希典(1849-1912;圖3)先後發起了三次總攻擊,戰鬥進行得十分慘烈,直至1905年1月1日,日軍終於攻占203高地砲台。在此次歷時兩百餘天的旅順要塞爭奪戰,日軍參戰兵力累計13餘萬人,死亡1萬5千餘人,而俄軍參戰兵力累計4萬4千人,死亡1萬人,其餘全部成為日軍俘虜。
203高地的激戰過程,俄國守軍的表現可圈可點,相當奮勇,甚至有一批女性的西伯利亞哥薩克騎兵(Siberian Cossack Cavalry;圖4)參戰,和日本攻擊部隊廝殺,雙方屍橫遍野,連乃木的兩個兒子都戰死。203高地血戰被形容為:「這不是人與人之間的戰鬥。」嚴格而言乃木希典的軍事素養實在肉腳,日軍數目接近俄軍四倍,卻只懂硬攻。最後在兒玉源太郎(1852-1906;圖5)支援下,才攻下高地。除了乃木無能外,「正露丸」也要負很大的責任。日本陸軍吃白米飯,易得腳氣病,死亡率極高。日本庸醫森鷗外(和夏目漱石齊名的文學家)直覺認定,木餾油(Creosote)能夠殺死「腳氣菌」。於是大量生產木餾油的錠劑,提供陸軍士兵服用。這藥丸取名「征露丸」,征服露(俄)國之意。征露丸毫無藥效,大批日本陸軍士兵帶著腳氣病打仗。據203高地戰役被俘的俄國士兵說,看到許多日軍喊衝喊殺,但腳步漂浮,還以為他們喝酒壯膽,其戰力可想而知。有趣的是,征露丸無法治療腳氣,卻意外地成為止瀉特效的整腸劑,改名為「正露丸」,販賣至今,已逾百年。我腸胃不佳,還常服用呢。...更多內容,請見《機械新刊》雜誌

READ MORE BACK TO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