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AZINE
刊物內容

回列表

疫情紓困的利與弊

摘要"

每天都有一顆太陽昇起,有日出、有日落,似乎天天都相同。但是對一個人的一生來說,可能某一天會是重要的一天,如升學考試、就業、結婚的那一天。

每年也都有一年的開始,有元旦、有除夕,也似乎年年都相同。但是對活在21世紀的人類來說,2020年成為重大噩運的一年,2019年底開始施威的Covid-19肺炎病毒襲擊全球的人類,不僅整整花了一個2020年也無法收拾,而且繼續延禍至2021年以後,一直要到開發出安全的疫苗且施打普及之後才可能平息。
在病毒施威期間,除了疫情四起、奪取人命之外,影響更大的是,為了防止疫情擴散,各國時時採取的禁止營業、禁止外出、禁止上學等措施,完全打亂了全世界人類的日常生活,導致成千上萬的人群、喪失收入而造成生活無以為繼,尤以印度、非洲、中南美等國家為然。
疫情引起的生病乃至死亡,係屬自然界的淘汰行為,病毒所襲擊的對象為免疫力較弱的一群,並非人類刻意選擇這一群人去送死。然而,政府所採取的禁止外出規定,造成經濟活動停頓,導致窮人無法求生以致餓死,卻屬人為行為(選擇犧牲窮人),這是為政者在發布命令時,必須在防止疫情與避免餓死之間慎重拿捏的一件事。
當疫情四起,各國政府眼見人民無法工作、企業虧損連連、經濟活動幾乎停擺,只得徵求國會同意推出各項紓困動作。其規模之大已經超越2008年的金融海嘯,直逼三○年代經濟大蕭條以來的最高紀錄。2020年全球的紓困措施已經突破全球國內生產毛額(GDP)的12%,連同過去已發生的負債額度一起計算的話,全球的公共負債總額已經突破全球GDP的100%,換句話說,也就是寅吃卯糧的程度已經達到一年所能產出的份量。
當疫情在蔓延至2021年之際,人類的GDP存糧畢竟有限,不能再繼續坐吃山空。回歸到原點思考一下,就知道人類的生存條件,就是必須要有所生產,並且產生附加價值,否則無以為繼。因此,人類此時必須覺悟學習「共存」的必要性,一面忍受病毒的折磨、一面乘隙產出滿足自己的需求,就如同老年人年衰體弱之際仍不得不與病情和平共存一樣。只求這一段辛苦的時日趕快過去,早日恢復人類正常的生活。
話說「紓困」兩個字容易,但錢要從何而來?一般來說,第一是借錢,政府向人民借錢(發債券) ,向友好國家借錢(但總要看人臉色),向國際銀行借錢(必須接受對方要求省吃儉用的條件,如同過去發生過的韓國、希臘等)。
第二就是印鈔,這是大膽的冒險行為,一般小國大多不敢採取,因為極易引起通貨膨脹而無法收拾。印製鈔票只有金融大國、甚至具莊家資格的國家才敢採取,美國正是如此,不僅提出高額的紓困措施,並且宣稱QE將無限量收購各式債券。
政府的紓困行為,所期待的成果就是免讓窮人餓死、降低國民失業、維持企業不致倒閉。但是紓困行為的粗心放任,就造成紓困金被拿到證券公司開戶購買股票或追逐推升房價,或者救活了本來就行將就木的殭屍企業。
「殭屍企業」就同「植物病患」一樣,雖然一時救活,但是只能留氣殘存,對社會毫無益處,紓困之際必須詳加分辨。「殭屍企業」一般的定義是指十年以上連年虧損、每年盈利不足付清利息更無法償還本金的企業。當然,若有「富爸爸」在背後撐腰,等待覓機而起之企業,則屬例外。...更多內容,請見《機械新刊》雜誌

 

READ MORE BACK TO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