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AZINE
刊物內容

回列表

台灣企業數位轉型之路

摘要"

全球各地企業受到COVID-19疫情影響,正積極推動數位轉型,今年高達八成的企業加速進行,同時約有79%的企業重新擬訂其商業模式,以往需要花上數年的轉型工作,如今因疫情加劇反而促使數位轉型的腳步加快完成。台灣在這波數位轉型的浪潮中未曾缺席,大企業有6成以上啟動數位轉型,惟中小企業僅不到1成的中小企業表示要加速數位轉型。由於台灣在全球數位競爭力排名第11,僅次於新加坡、香港,顯示整體企業在數位競爭力表現優於過往,比其他國家進行數位轉型更具優勢。因此,本文對企業之建議(1)在中小企業方面:從內部盤點,透過結合外部新創力量,創造雙贏;可優先進行銷售、行銷端的數位轉型,鼓勵業者勇於投入;透過生態系引領啟動中小企業群的數位轉型;(2)對大企業方面,因其具有數位轉型原生力,可透過供應鏈緊密合作,推升產業數位轉型速度;(3)加強數位人才投資,增強企業軟實力。對政府建議:(1)數位基礎建設可加速企業數位轉型腳步;(2)數位轉型人才職能標準的建立,以利相關人才的培育。

前言

隨著物聯網、人工智慧、大數據等科技崛起,帶動行動科技、雲端運算、社群網路等發展,不僅驅動產業的典範轉移,新的商業模式與商機,改變了產業間競爭樣態。2016年世界經濟論壇(WEF)發表「產業的數位轉型」(Digital Transformation of Industries),更是強調這種數位轉型對各國競爭力、產業經濟、企業發展的直接影響,因而引起各國政府開始重視「數位轉型」。像美國通過「振興美國製造與創新法案」(Revitalize American Manufacturing and Innovation Act of 2014),成立數位製造(MxD)等中心及籌組產業聯盟;德國陸續在2016及2018年提出數位化戰略,如Mittelstand 4.0-Digital計畫,協助中小企業數位轉型;日本「超智慧社會」(Society 5.0)倡議,推動新興數位科技運應呼應社會需求,2018年經產省再提供支援中堅、中小企業活用IOT策略等。
其實早先已有許多企業投入數位技術的應用行列中,Google[註1]於2000年推出搜尋關鍵詞廣告,透過演算法提高有效性,掌握龐大用戶群,建立以搜尋為基礎的廣告獲利模式;達美樂在2007年開始接受網路訂披薩,建置Pizza Tracker訂單追蹤系統,後來陸續透過網路、APP、即時通訊、車載系統等應用,建妥全通路消費族群接觸點;星巴克於2011年推出APP綁定行動支付,有效地追蹤消費客群戶與購買行為,另也透過會員制的累積點數,培養顧客忠誠度和回訪率;同樣地,1994年創立的網路書店亞馬遜(Amazon)於2016年原型無人雜貨店「Amazon Go」,藉由手機APP和地理圍欄技術,再輔以大數據分析及AI,不僅提升了客戶體驗、也對客戶行為偏好、信用概況等進行推估,開發新種業務,從而將精準庫存管理延伸至嚴謹供應鏈管理。雖然數位轉型領導企業已帶領企業加速數位技術應用,但多數企業仍停留在數位化階段。
依據戴爾(DELL)12月公布《2020數位轉型指數(Digital Transformation Index 2020)》[註2]調查報告指出,全球各地企業受到COVID-19疫情影響,正積極推動數位轉型,今年高達八成的企業加速進行,同時約有79%的企業重新擬訂其商業模式,以往需要花上數年的轉型工作,如今因疫情加劇反而促使數位轉型的腳步加快完成。
此次疫情有如數位轉型的「催化劑」,在零接觸要求下,迫使企業、產業不得不大步邁開數位轉型的步伐,同樣也是企業永續的「檢測劑」,考驗著企業、產業在面對危機時的應變能力。因為疫情,同時更是在告訴業者, 數位轉型已然不是一個選擇,而是一條非常迫切且必經的挑戰與道路。等問題,無論是企業或產業都感受到攸關生死存亡的急迫感。因此,本文先從全球數位轉型的趨勢談起,並瞭解台灣企業在此次疫情後數位轉型的樣態及所遭遇的問題,進行提出建議供企業參考。

數位轉型的重要性及趨勢

疫後數位轉型的腳步加速

從市場經濟與促進經濟發展的角度看,數位轉型是一個持續的過程。勤業眾信依企業成功數位轉型的經驗,整合成數位轉型發展路徑圖[註3],從一開始對數位工具初步認識,到開始採用數位工具,建立數位化能力,並瞭解自身數位能力的成熟度,接著規劃數位轉型發展願景與轉型策略,然後透過加大數位投資,開始執行相關行動方案,除了將資料數據轉化成有用數據或創新的想法,並同時於監督與量測執行成果,如圖1。
然過去倡議的數位轉型,常因企業領導者沒有決心而導致將近7成的失敗案例。而今疫情不僅切斷全球化的「流動」,包括來往各國或境內的旅遊、商務「人流」,連帶影響到產銷的「物流」,且隨著生產與消費的停滯,意味著「金流」緊縮,衝擊到企業營運資金,讓大部分企業真正感受到攸關生死存亡的急迫感,讓企業對數位轉型看法產生改變,包括企業投入轉型的速度變得更快速,從方案構思到實際執行的時間縮短;其二是企業擺脫循序漸進方式,透過應用方案,而將數位轉型解決方案導入到日常營運。
像2020年以來受到疫情和公共衛生管控措施之需要,世界衛生組織(WHO)也成立數位醫療技術諮詢小組,分享數位醫療應用的解決方案;而疫情爆發初期對企業、產業帶來供應鏈斷鏈、顧客流失及運營失能等問題,連聯合國經濟與社會部(ECOSOC)及世界經論壇(WEF)也都紛紛建議各國政府、企業和消費者要以數位科技來因應疫情的影響,並加快與精準地其決策,以及適應的能力。
就DELL公布企業的數位轉型指標(DX)來看,屬於數位化領導企業的DX由2016年5%增加至6%;屬於採納者的DX由2018年的23%增加到2020年的39%,是企業族群中成長最大,其次是評估者DX由33%增加至39%;屬於落後及追隨的企業族群,其DX分別由較2018年9%、30%減少到2020年的6%及17%。此顯示出疫情之後,企業數位轉型的腳步加快了,所以在數位化採納與評估階段的企業數量雙雙成長,如圖2。

數位轉型遭遇的問題

在疫情之前,企業投資項目主要為基礎技術,而非新興技術,然此次調查,有89%的受訪企業表示今年變化是企業需要更敏捷、可擴展的 IT 基礎架構,藉以因應各種突發事件,因此,全球企業在未來 1 至 3 年主要投資於網路資安、數據管理工具、5G 基礎架構、加密軟體,以及混合雲環境這五大面向。
疫情雖然催化了全球企業的數位轉型,但企業轉型仍面臨重重挑戰,包含資料隱私與網路資安的疑慮(2016 年排在第5位)、缺乏預算與資源(2016年排在第1位、2018 年排在第2位),以及無法從數據中獲取有價值的洞察/或數據超載(與2016 年相比上升8個名次)。
另依據IDC公布2020亞太地區中小企業數位化成熟度研究中顯示,缺乏數位技能和人才(占17%)仍是亞太地區中小企業面臨的一大挑戰,其次是缺乏實現數位化轉型(14%)所需的技術、缺乏對營運和客戶資料的深入分析(11%)。依數位化成熟度排序的最大挑戰,無論規模和數位化成熟度面臨的挑戰是填補人才缺口;追隨數位轉型者(屬於冷漠者和觀察者),將缺乏必要技術、數位化思維和預算承諾視為主要障礙。

台灣企業數位轉型

從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 公布《2020世界數位競爭力調查評比(IMD World Digital Competitiveness Ranking 2020, DCR)》,臺灣在全球63個主要國家及經濟體中排名第11名,較2019年上升2名,是2017年公布資料以來排名最佳,僅次於新加坡、香港,優於中國大陸(第20名)、韓國(第23名)、日本(第34名)。

大企業

依iThome 2020 CIO大調查顯示,台灣前二千大企業中有近6成企業[註4]正推動數位轉型,其中更有24.8%已進入擴大轉型規模或開始享受轉型成果的成熟階段。投入數位轉型規模,由2019年的1,488萬元增加至2020年1,530萬元,成長2.9%,其中又以金融業最高,平均達到6,184萬元,幾乎是其他平均值的4倍,如圖3。
在數位轉型投資和IT投資相比方面,2019年其比重為11.6%,而2020年已經增加到12.1%,相當於大企業用投資IT的1成預算來發展數位轉型。再從產業別觀察,醫療業用2成IT投資預算來推動轉型,一般製造業也投入15.3%的IT預算,用於轉型,如圖4。
過去大企業對IT投資額,除了人事費用,約5~6成用於維運相關,2~3成用於新專案,但2020年光數位轉型的投資占IT預算的1到2成,這反映出轉型不是少數產業,而是各產業都在行進中。因此,2020年大企業在七大IT重點投資[註5],以大數據(平均規模600萬元)、物聯網(平均規模565萬元)和資安(平均規模549萬元)的金額較高,

...更多內容,請見《機械新刊》雜誌

READ MORE BACK TO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