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AZINE
刊物內容

回列表

漢明的研究理念

摘要"

一個人研究做得好不好如何衡量?最近大家瘋狂的迷上SCI、Impact Factor、H-Index、Citation這些指標,代表何種意義?這些指標高,是否代表研究做得好?恐怕不見得。圈內的人都知道這些指標示可以炒作的。很明顯的,追求學術卓越,絕對不是在追求這些指標。那麼,我們的研究到底追求甚麼?30年來,影響我想法的,是漢明在Bellcore (Bell Communications Research)的演講。

我加入Bellcore擔任研究科學家時,蔡諾維斯(Alan G. Chynoweth)是招募我的主管。他早期負責貝爾電話公司光纜(low-loss optical glass fibers)的研發,也是Bellcore的創始人之一。我報到第一個禮拜見到他,唯一的印象是握了手,他很優雅的說:「Welcome aboard」。1986年3月7日漢明(Richard Wesley Hamming; 1915-1998;圖1(a))受邀到貝爾通訊研究公司(Bellcore)演講,題目是「You and Your Research」,談的是「偉大」的研究。演講地點在新澤西州摩里斯鎮我工作的那棟大樓 (圖1(b)),該次演講的主持人是蔡諾維斯。

 

圖1   (a)漢明(Richard Wesley Hamming;1915-1998);(b)1990年代我與女兒攝於Bellcore大樓;1986年漢明在此演講


漢明的開場白提到在二次大戰時,他參加曼哈頓計畫,幫諾貝爾獎級的科學家波爾、費米及費曼等人做計算的工作(例如計算複雜物理公式的解)。他的直屬老闆貝特(Hans Albrecht Bethe; 1906 -2005;圖2(a)) 因為發現恆星內部核反應的發光機制而於1967年獲得諾貝爾獎。當時漢明面對世界一流的科學家,覺得自己扮演的只是跑龍套的角色。在近距離的觀察這群偉大的科學家時,漢明一直問自己和他們的差別,他說:「I wanted to know why they were so different from me. 」
漢明提到費曼(Richard Phillips Feynman;1918-1988;圖2(b))。他是1965年諾貝爾物理獎得主,也是相當傳奇的人物。某一個星期天他在餐廳看到有人在玩耍,把一個餐碟丟到空中。他很好奇的計算碟子的運動,發現當角度很小時,碟子上的東西轉動的速度,是擺動速度的二倍。這當然是有趣的現象,但在一般人的眼裏,這個研究幾乎是毫無意義的。結果出乎意料,費曼由當中獲得靈感,發現量子動力學定律,而成為諾貝爾獎的得主。
漢明提到「運氣與準備」,回憶他1946年剛到貝爾實驗室時,加入一個很有活力的部門,成員包括夏農(Claude Elwood Shannon;1916-2001)及統計學家塔基(John Wilder Tukey; 1915 –2000)。部門主管博帝(Hendrik Wade Bode;1905 –1982) 是自動控制專家,他的研究成果影響到後來行動電話的發明。面對一群高手同事,漢明持續對「What is the difference?」這個問題追根究底。他問他的同事:「How did you come to do this?」經過不斷的觀察後,漢明下了一個結論。他同意偉大的研究往往有運氣的成分,但他更同意巴斯德(Louis Pasteur; 1822 –1895;圖3(a)) 的名言:「Luck favors the prepared mind.」換句話說,沒準備好的人,運氣來了也沒用。漢明說:「準備好的人遲早會遇到重要的事,並予以完成(The prepared mind sooner or later finds something important and does it) 。」巴斯德發展微生物科技,包括微生物的無氧活動、發酵作用、細菌感染,以及巴斯德消毒法。他也發現一些疾病是由細菌感染而來的,還成功地製造出治療狂犬病的疫苗。在巴斯德的研究過程,下功夫以求萬全準備,遠遠超過運氣。
談到「實踐的勇氣」時,漢明引用牛頓的名言:「如果別人也和我一樣努力思考,應該也會得到和我差不多的成果。」牛頓的話某種程度的說明,有為者亦若是,「有足夠的勇氣去實踐」是成功科學家的重要特質。一旦你相信自己能解決重要的問題,鼓起勇氣的實踐,那麼你就會成功。如果你覺得自己不行,那麼你就真的不行。漢明曾經和夏農(圖3(b))同一間辦公室。夏農主攻資訊理論,而漢明則專攻編碼理論。

...更多內容,請見《機械新刊》雜誌

READ MORE BACK TO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