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AZINE
刊物內容

回列表

宇宙俱樂部

摘要"

The Cosmos Club stands as “the closet thing to a social headquarters for Washington’s intellectual elite”
Wallace Stegner

圖1   汝吉院士

 

美國有傳統的大學都有教授俱樂部(Faculty Club)。在這俱樂部,賓客會深刻感受到這所學校的特別文化及傳承。我於2006年8月訪問約翰霍普金斯大學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JHU) 分別拜訪兩位中央研究院院士,黃周汝吉教授(圖1)及黃秉乾教授。汝吉院士帶我到JHU的教授俱樂部 (名稱為The Johns Hopkins Club) 吃飯。美國大學的教授俱樂部都極為典雅,且各具特色,代表該大學的風格,通常也都有些繁文縟節的規定,例如外賓只能由校內教授帶領才能入內。各位看官若看過《A Beautiful Mind》這部電影,應有印象當中的一幕,諾貝爾獎委員會的人到普林斯頓大學來拜訪約翰•奈許 (Among John Nash) 時,約他到該校教授俱樂部喝下午茶。奈許躊躇不敢入內,因為他不是普林斯頓大學的正式教授(這是電影情節,和事實有些出入)。由此可知,教授俱樂部的設計是多麼的矜持据泥。
在Johns Hopkins Club用餐時,汝吉院士告訴我,以前美國大學較沒有男女平等的觀念。1960年代她單獨進入教授俱樂部時被門房擋在門外。門房隨便用個理由,說只有正教授可以進入。而汝吉院士正好是JHU第一個,也是當時絕無僅有的一位女性正教授。我問:「後來門房讓妳進入嗎?」「沒有,門房最後說我沒有打領帶,不能入內。」汝吉院士回答(和汝吉院士對話的印象大抵如此,可能有小出入)。Johns Hopkins Club為歷史學家亞當(Herbert Baxter Adams)於1899年所創立。亞當將科學的檢視方式導入歷史寫作,影響後代的歷史學家。他於1893年所寫的書Life and Writings of Jared Sparks為社會科學的巨著。
我最希望看到的教授俱樂部,並不在大學,而是華盛頓特區(華府; Washington D.C.)的宇宙俱樂部(The Cosmos Club)。在拜訪汝吉院士數日之後,本來也約好秉乾院士,由我到JHU拜訪他。不過那幾天我正在位於華府的聯邦通信委員會(FCC)訪問,因此和秉乾院士相約在華府會面。秉乾院士建議去宇宙俱樂部午餐。我心中想,這個俱樂部的名稱還真有夠怪,會比Johns Hopkins Club高級嗎?該俱樂部位於麻州大道及佛州大道交接,就在韓國大使館附近,路我還算熟。印象裡並無大飯店般的俱樂部。後來才知「宇宙俱樂部」在華府是赫赫有名的私人俱樂部,成員包括3位總統及2位副總統。
美國有位著名的政治遊說家Jack Abramoff 於2006年11月(寫本文時的前一個月)因詐騙美國印地安族裔而被判刑,鋃鐺入獄。美國華盛頓郵報報導他和一位保守派宗教領袖 Daniel Lapin 的電子郵件往來,和宇宙俱樂部有關。Abramoff 寫道:「我實在痛恨向您提出這麼愚蠢的要求,但最近有人要提名我為宇宙俱樂部的會員—您或許也聽過,這是一家在華府極富盛名的俱樂部,會員包括諾貝爾獎得主。」Abramoff 接著寫道:「我面臨的問題是,宇宙俱樂部會員至少都要得過一、兩個學術性的獎項。不幸的是,我從來未曾獲獎。您覺得是不是有這麼個可能性,讓我從Toward Tradition拿個較學術的頭銜,例如猶太教法典的研究學者(Scholar of Talmudic Studies)?」Toward Tradition是一個猶太及基督的全國性聯盟(National Coalition of Jews and Christians) 。電子郵件繼續寫:「事實上我應該早點拿到這些頭銜才對。」當華盛頓特區的一些政治人物如Sen. Byron L. Dorgan等人讀到這裡,各個捧腹大笑。

...更多內容,請見《機械新刊》雜誌

READ MORE BACK TO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