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AZINE
刊物內容

回列表

病毒的呢喃、怨言、警語

摘要"

「我是隻小小鳥 」,輕鬆和唱。
「我是隻微病毒 ~ ~」,人類肅靜。
當我這一次出現在地球上時,人類的反應不完全一樣,有的人看到我就死命躲起來,我就饒了他們;可是也有人指著我罵,說一些不怕我之類的話,這些人太狂妄,我就讓他們紛紛倒下,再也罵不到我了。

哈!等到我第二次再繞地球一圈時,地球變成可愛極了!一片安靜,人類大概都躲在家裡,大地優美,花草遍開,蟲鳴鳥叫。朝陽暮色恢復成上帝創造時的原貌,那些煙霾廢氣都不見蹤影,這難道不是我的功勞嗎?你們人類真該好好反思一下!
我來到這地球,比你們早太久了。你們之中聰明的生物學家這麼說過,只要有生命的地方就有病毒存在,病毒很可能在第一個細胞進化出來時就已經存在。多麼可愛的生物學家說出真話了!當恐龍還在的時候,你們在哪裡?你們人類自稱智人,二十萬年前才來到這個地球,雖然有人不服氣地說應該是二百萬年前,那也沒關係,你們自己要把猿人當作老祖宗,真沒出息!果真是孫悟空的徒子徒孫。不過要知道,二百萬年只是恐龍時代之一億年前的五十分之一,又有什麼好張揚的!那時後,我和恐龍相安無事(恐龍滅絕是隕石飛來的橫禍,這份責任不要算到我的頭上),你們這些晚來這麼久的地球住客,卻整天嚷著要消滅我這病毒(還有我的好搭擋叫細菌),不知好歹,就等著瞧吧!
當初,你們剛來地球的時候,追逐禽獸四處為家。我那時已經長久與野生動物共存相安無事,我與你們也只是偶而隨機見面而已。可是到一萬年前,你們自以為聰明就從狩獵時代轉入農業時代,開始固定住居從事農業,圈養家禽牲畜。又不時嘴饞捉一些野味來享用(到今天二十一世紀你們還是改不了這種連蝙蝠都要吃的壞習慣),這一下,你們就自己找上我來了,從此我們見面的機會就多了。見面打招呼相安沒事就好,但是可惡的你們人類並不是這種愛護和平的生物,卻整天鬼頭鬼腦想盡辦法要把我消滅掉。天下哪有那麼簡單的事!你要活、我也要活啊!我當然要使出十八變的真功夫,從中國變到英國、南非、巴西、印度,希臘字母從α、β、γ、δ,後面還有許多字母呢!
尤其,更令我生氣的是,我明明活跳跳地使出真功夫,卻說我不是生物,你們問問自己的中小學生看看,他們都說課本上是這麼說的-----「病毒不是生物」。
我知道,我是只能在生物體活細胞內複製繁衍的亞顯微病原體,我是由一個DNA或RNA的核酸分子與蛋白質所構成的非細胞形態物質,無法自行表現出生命現象,只能靠寄生生活。就這樣幾句讓人聽不懂的官話,就判定說我不是生物。可是現在,你們說染過新冠肺炎病後已經好轉的人,接受PCR核酸採檢時如果發生「陰轉陽」,可能檢查到的僅僅是我的屍體。我既然有屍體,居然還不算是生物嗎?況且我有遺傳物質,還能夠一變再變,讓你們那些鬼疫苗降低能夠捉到我的效果。我不算生物的話,那又會是什麼呢?真氣人!
還好,你們人類也有良心的科學家,他們說我是介於生命體及非生命體之間的有機物種,既不是生物也不是非生物,可說是一種類生物。這樣的說法,差強人意,我就勉強接受了!趕快去修改你們的教科書吧!免得你們的老師繼續誤人子弟。
其實,你們對我的認知,是晚到十九世紀末葉,法國的微生物學家尚柏朗(Charles Chamberland)發明了一種細菌(十至百倍大於病毒)無法通過的過濾器,才把病毒與細菌分離出來。
你們年紀大的人呀,還記得嗎?當你們還在學校讀書時,我的名字叫「濾過性病毒」,就是這麼來的。

...更多內容,請見《機械新刊》雜誌

READ MORE BACK TO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