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AZINE
刊物內容

回列表

談東西方人的冒險觀

摘要"

不經意之間,有時候我們會在報端看到這樣的消息,法國某探險家在從來無人試過的路線嘗試攀登喜馬拉雅山峰頂峰時不幸罹難,或者美國已經在計劃派遣真人冒險前往遠在天邊的火星探險等。
大多數人在看到這一類訊息之後的反應是,人命關天,何必冒這麼大的危險去探求什麼攻頂的新路,或者人類連非洲的兒童都沒飯吃,還要花大錢派遣太空人賣命到火星探什
麼險!

我們這種搖頭嘆氣的想法雖然也有道理,但是這一類西方人冒大險也偶而會失手喪失生命的消息,也仍然持續在報端出現。為什麼呢?最大的原因乃在於西方人與東方人對於冒險的意義有相當大的不同看法。
首先必須說明,在此不是採二分法說西方人敢冒險、東方人不敢冒險。冒險有大險、中險、小險,如果用數字表示,可分為從小險的1直到大險的100。西方人從1~100都敢冒險,而東方人雖然也敢冒險,但是只從1~90。此外,冒險的心態會隨時間、時代而發生變化,這些數字是指當前20~21世紀的世界而言。
東西方對於冒險的接受差異所在,就在於那些冒大險或花大錢才能做到的91~100重大冒險。在此,不得不說上帝也很公平,敢冒大險的人才有突破性的回報。
美國人林白(Lindberg)在1927年敢駕駛破爛的飛機,從紐約飛越大西洋降落巴黎,才會有其後的飛機製造工業與人貨越洋航運事業的誕生。馬斯克(Musk)的Space X敢砸大錢嘗試收回第一節火箭胴體,經過多少次讓人一再嘆氣的爆炸失敗,才終於能夠重複利用回收的第一節火箭胴體以節省發射費用,從而進行安置萬餘顆通訊衛星的星鏈計畫,或者甚而嘗試送人前往火星以企圖準備人類移居火星的星艦
計畫。
願意承擔重大的冒險,才有機會從「發明」跳升到「發現」的位階,而諾貝爾獎的授與正是以「發現」為對象,今日諾貝爾獎的得主以西方人為大宗,由此也可看出東西方人對於冒險的趨向。整體人類文明的進步,正是受惠於勇於承擔重大冒險的英雄身上。從事冒險自然會有人失敗,譬如10個人從事重大冒險,其中可能一兩個人失事甚而喪失生命,損失一兩人固然可悲,但是造就八九人的可能成功,進而推動集體人群的進步。以整體人類的利益觀之,這種以小犧牲換得大進步的做法,正是目前西方人不會去阻止有人瘋狂嘗試冒險的
原因。
東西方人對於冒險的心態,隨著以百年、甚至千年為計算單位的推移而有所變化。西方有哥倫布冒險航海尋得新大陸。(在此用「尋得」兩個字而不用「發現」,只因為那是西方人的誇大用詞,頂多只能說是「再發現」。)東方也有鄭和七次下西洋,一方面宣揚國威,一方面探險做生意。西方有亞歷山大雄心冒險建立大帝國,東方也有成吉思汗狂掃歐亞大陸稱霸一時。西方有狂人希特勒肆虐歐洲,東方也有日本軍閥瘋狂夢想稱霸亞洲。所以說,東西方人的冒險觀隨時間的演化,也有過甚大的起伏變化。
但是,自18世紀以來,西方因科技發展而贏得經濟領先,東方卻因封閉而進步緩慢導致經濟落後。西方因積聚財富豐富生活,吃飽沒事做就趨向於嘗試冒險找刺激。
如此一方面有富翁敢於出錢資助,另一方面就有半瘋狂者敢於挺身冒險,就如此一個願打、一個願挨,造就了冒險家的成功,也推動了個人英雄主義的盛行,今日歐美職業運動明星的推捧也是出自於此種時代背景。而這一段期間,東方從相對貧窮開始漸漸力爭上游,好不容易進入小康狀態。一個人珍惜於不必再追求每日溫飽而獲得安心之際,自然不敢冒大險以免再次陷入貧窮,同時也冀求全家平安,以家庭為重,個人英雄主義自然不易產生。

...更多內容,請見《機械新刊》

READ MORE BACK TO LIST